下谷打朋新闻>综合 >「赌场风云2演员」工业大麻概念加戏不断 戏精深大通为何连撩热点
作者:匿名     发布时间:2020-01-11 14:04:21
「赌场风云2演员」工业大麻概念加戏不断 戏精深大通为何连撩热点

「赌场风云2演员」工业大麻概念加戏不断 戏精深大通为何连撩热点

赌场风云2演员,工业大麻概念加戏不断,戏精深大通为何连撩热点

热得发烫的工业大麻浪潮尚未退去,裸泳者已经悄然登场。

5月23日,深大通(000038.SZ)公告称,其于5月22日与鹤岗市东山区政府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宣称将“争取成为黑龙江省最大的工业大麻种植和加工企业”。

深大通具体披露的建立工业大麻种植基地方面,计划以土地流转方式提供5万亩左右土地用于工业大麻的种植,其中2020年1万亩左右。

而工业大麻的深加工基地,还将投资建设配套工业大麻育种、科研、种植、提取、深加工等全产业链项目。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这是深大通近一个多月以来相继发布的第四份涉及工业大麻领域公告,密集程度独步A股,引发了市场和监管部门的深切关注。

因并购资产巨额商誉减值计提导致2018年巨亏23.5亿元的深大通,全力以赴进军工业大麻领域,是出路还是套路?

两个月内三次加码工业大麻

虽然在宣布涉足工业大麻领域属于后知后觉的跟风者,但深大通的投资计划却大有后来居上之势。

根据4月18日披露的深大通与北京天益新麻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签署的合作框架协议,双方拟共同成立大通-新麻有限合伙企业,规模不超过10亿元,主要投资方向为工业大麻的全产业链整合及拓展、CBD(大麻二酚)产品的研发及境内外销售,并将就区块链与工业大麻业务场景的切入和深度结合进行探索,以获取协同效应和价值释放。

这个10亿元的投资,在涉及工业大麻的A股上市公司中,可谓空前的大手笔。

但所谓的10亿元尚无进展,深大通又在4月30日披露,其全资间接持股的孙公司大通佳合拟收购云南浩南生物科技有限公司71%股权,后者拥有当地公安机关大麻花叶加工的批复文件。

引起关注的是,深大通此番计划收购云南浩南71%股权的对价为1元,原因是后者截至2019年3月末总资产5138.97元,但负债合计44000元,资不抵债,且其2018 年亏损7603元。

到了5月21日,深大通又公告称,拟与汉麻集团成立注册资本为1亿元的合资公司,双方分别按60%与40%持股,发展区块链在工业大麻全产业链中的溯源应用、CBD提取工厂建设落地、工业大麻种植等。

值得注意的是,包括5月23日披露的与鹤岗市东山区政府签署的框架协议,深大通至今公布的四份涉及工业大麻领域公告,皆为没有法律效力的合作框架协议,并且协议签署后皆尚无进一步消息。

“具体还要看公司跟相关方面的沟通情况,正式启动的时间说不好。”深大通相关人士5月23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给工业大麻插上区块链翅膀

深大通跨界工业大麻,重点打的同样是市场热点的区块链招牌。

公告表明,深大通最早宣布介入工业大麻领域的是与北京天益新麻共同成立规模10亿元的有限合伙企业,运用区块链在工业大麻的全产业链进行整合及拓展。

而该项目在当前的监管政策下,显得十分应景。

深大通在公告中表示,用区块链将大麻相关数据上链,实现种植、加工透明化,防止工业大麻提纯CBD之后的残余THC(四氢大麻酚)被再加工为娱乐大麻。

深大通还称,其在在区块链技术的研发和应用方面有着丰富的技术积淀和经验,同北京邮电大学共同设立了区块链技术应用创新及信息安全联合实验室,开发了“大通链”并投入使用,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多项区块链技术的发明专利已经向国家专利局申报。

但事实是,在深交所的追问之下,深大通于4月24日披露,截至目前,其在围绕利用区块链技术方面的投入累计为411.3万元,其中2018年投入391.5万元,2019年一季度投入19.8万元。

而深大通目前在区块链的应用方面尚未产生相关收入。其亦称,(区块链)未来能否盈利尚存在不确定性。

深大通拟与汉麻集团成立的合资公司,也是基于区块链在工业大麻产业链中的应用。

但包括上述与北京天益新麻、汉麻集团以及与鹤岗市东山区政府的合作,对于深大通来说,无疑是一笔数额庞大的投资支出,而且从公告表述来看,深大通追求的是工业大麻从源头育种到深加工的全产业链一条龙发展。

“资金方面还行,公司自有资金还有一些。”前述深大通相关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工业大麻将是公司最大的投资,但短期内应该不会成为公司的主业,因为成为主业要考虑利润等相关因素。”

2019年一季报显示,深大通的货币资金为12亿元,而在2018和2017年,其货币资金分别为13.87亿元与19亿元。

概念炒作疑窦丛生

深大通在市场炒作白热化之际介入工业大麻,深交所甚至质疑是否存在利用工业大麻炒作概念的情形。

“我们跟深交所也在沟通,确实不是炒作。”前述深大通相关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公司对工业大麻的前景肯定有调查,不会一头冒然扎进。”

对于外界的疑惑,上述深大通相关人士表示,“工业大麻的前景不是我们说怎么样就怎么样,要看未来的进展,我们是计划全产业链一条龙发展,肯定也有切入点,但目前毕竟没有实质性的进展。”

相对应的事实还在于,根据2019年一季报,深大通控股股东姜剑所持占21.42%的11200万股,已经质押11187.2万股,累计质押占其持股比例高达99.89%;姜剑一致行动人朱兰英和青岛亚星实业有限公司,分别所持占19.95%的10430.6万股与占13.57%的7095.57万股,同样几近悉数质押。

而2018年10月,深大通股东曾向深圳国资委提交申请援助资料。

“申请援助的是大股东,当时考虑到股票质押率比较高,正好国家有纾困基金,利息应该有政策倾斜。”上述深大通相关人士说。

但深大通在股价萎靡不振之际突然宣布涉足闻“麻”必涨的工业大麻领域,自然难免瓜田李下之嫌。

“工业大麻发展对股价影响加大。”同样因涉及工业大麻而使股价飙升的紫鑫药业总经理徐大庆在2018年度业绩说明会上一语道破“天机”。

但令人始料不及的是,深大通除了在4月18日公布涉及工业大麻后收获2个涨停板,其余3次披露加码工业大麻投资,对股价却无明显刺激作用,并且其股价因公司经营问题而持续陷入低点位置。

事实上,深大通讲故事的能力并不差,其追逐的市场热点包括影视文化、区块链、广告传媒、人工智能、文化旅游、网络新媒体等,但大多不了了之或没有下文。

“现阶段公司的收入主要依靠广告和供应链管理。”上述深大通相关人士称。

相关新闻
新闻排行
 
随机推荐